《柒苍》>>奈何>>第 178 章 《备开堂之判 叹申桂误闯》登录注册

第 178 章
《备开堂之判 叹申桂误闯》

浏览:182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266  大字 小字 
  “唉!这女娃也是性急呀!如此冒失,这才一会儿功夫竟然平添了数十条人命,今年的开堂之判就定她了!我们先带走了,剩下的你们接管处理。”迷迷糊糊中四灵听得有人在一旁说话,却是诡异地见自己躺在一旁。
  “好的,黑白二位将军!属下们定当秉公办理,您二位放心回去吧!”渐渐的四灵不光听到了声音而来人,一个穿着白衣的死侍和一个穿着黑衣的死侍,二人胸前都纹着金色虎头王之纹,背上扛着把硕大的镰刀——这是死神!四灵在书中看过这样的描述。
  死神,原来都称死侍的,专门负责侍奉死人,引领死人的魂体到达另一个世界,或转生到另一个地方。
  “小姑娘,你很幸运,虽然此刻已死,却是还有机会回来!如是以命偿命,你是无须考虑,直接下地狱的罪!已近中元节,我们阎王殿将举办一年一度的开堂之判,你是我们本年度的样品,准备好了,我要为你斩断尘世带你走了!”黑衣死神边说边缓缓飘上前来,取下背上镰刀,在四灵和她尸体只见轻轻一划,一道白光隔开四灵视线,再也无法看清现世。
  “你们是——是什么人?”四灵努力地揉着眼镜,却是奈何不见一物。
  “我们呀!就是你们神话中常说的黑无常!白无常!只有死人见得到我们,记得我们,活人是不会信也不会认这些的,你呢,刚刚我那哥哥已经说明,你犯下大错,数十条人命呀!人世间的善恶报应,就是讲的现在啦!现在呢!你的生死转由阎罗王大人定夺。速速随我们走吧!”那白无常很是耐心地说完这些,也轻轻取下背刀,和黑无常的镰刀相比细长的多,白无常轻挥几下,对着四灵锁骨插将进去,用力一拉,四灵只觉得自己像风中残烛,任由摆布,慢慢失去意识,随黑白无常进入一旁黑色的传送结印之中,缓缓消失,就在消失的一瞬,一个身影恰好跟了上去。
  那是申桂,申桂在四灵被击倒后不久,也是命丧道士之手,听得这边对话,一直未动身,他是真的死人,完全可以脱离肉体的,却是强忍心绪,躲避其他死神目光,直到四灵被带走,趁着大家转身恭送黑白无常时,猛地奔跑才跟了上去,那其他死神,一直低头恭送黑白无常了,却是没一个见到申桂混进去了
  送走黑白无常,死神们继续将那些个还未反应过来出啥事的已死之人,按已有名录一个个化类送入一旁常开的几个不同颜色的结印之中。
  “嗯!?好像跟进来一个!”黑无常警惕地四周看了看,这儿是传送的出口,四周高耸丈许粗大的石柱上拴着锈红铁链,一条条铁链连着石柱,在数十丈的天空组成一条弯弯曲曲的道儿。
  “那个石柱后的少年,出来吧!”白无常缓缓飘过去,却是并未得见,精明的申桂靠着蛮力硬是爬到了石柱之顶,俯卧在石柱顶部的夹缝内,哪里寻得!
  “没有!难道是这女娃残留的气息?”白无常自己安慰自己。
  “走吧!这乱葬岗——”黑无常故意加大声音继续说道,“还没人或鬼魂能坦然过上一个时辰呢,随他去吧!”
  这话不假,这已是午夜,乱葬岗是专门处理那些极刑之人的地方,此地常年阴气胜腾,是无意识的灵元聚集之地,深夜活动,白日隐匿,凡被灵元侵袭之人,有一半以上概率失去自我被他人灵元污染,或如同人类那般产生严重的精神分裂。
  黑白无常绕过几个弯,停住脚步,等着被吓的躲起来的申桂,果不其然,申桂以为二人已经走远偷偷跟上前,不料却是撞了个正着。
  “原来是个魂体,你可真是胆大,可知此处为何地,你就乱闯呀!?”黑无常勃然大怒。
  “两位神仙大哥,求你们放过那个女子吧,你们让我做啥我都愿意!”申桂跪地央求。
  “你已自身难保,还在担忧这名女娃?”白无常苦笑道。
  “四当家是我们的恩人,一生为人正直不阿,今日杀生完全是被迫无奈!还请——”申桂还想继续求情,白无常一摆手,“别说了!这些事需要阎罗王定夺,你且等待就是!”
  “你先在此等候,等我们送完这女娃,再回来送你出去,去你该去的地方。”黑无常在他身上留了个印记,带着四灵继续向里走。
  申桂傻傻地等了好一会儿,没见黑白无常回来,便鼓起勇气向前走,过了铁链石柱路,眼前是一条十丈见宽的浑水河,远远见得对岸有条泊船,该是黑白无常他们刚刚过去用的。
  申桂沿河向上游走去,又是好一会儿过去了,弯曲的河面让申桂失去了方向,更诡异的是竟然遇不上一个人影,连守卫也没有。
  正在纳闷的档口,河之上却是飘来一叶孤舟,一老翁裹着蓑衣带着斗笠随舟摇曳,顺流而下,船上满载着蔬菜及其他美味食材。
  “老人家,老人家,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出去呀!?”申桂像是看到救命稻草,大声喊道。
  这倒是把那老人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站起身,捏着颤抖的胡须操着女人般的声音回道,“你是什么人?怎敢在乱葬岗徒步行走!?”
  “老人家你这不是还在河上的吗?我只是在河边,当然更安全了!”申桂按常理说道。
  “唉呀!你是新来的吧!迷路了?我还以为是逃犯呢!”老人不再紧张,摘下伪装的男人胡须,原来是为老太太,她整理下妆容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河叫彼岸河,这里是彼岸河的上游了,再往上可就到了黑月崖了,这段路上河中安全,河岸危险呀,快快离开!你身后那山石或灌木之中常有异兽孤魂出没,如非高阶修士,万万不可在此逗留!”
  “这——这是哪里?我——”申桂一脸迷茫,老人家试探性地靠过来一些,不由的心生疑虑,“你是——魂体!刚死的人类灵魂!?”
  “我——我跟着我们当家的过来的,这儿——”申桂如实将自己来历说道一番。
  “唉!可怜呀——人类魂体如是散行,在鬼界可过不了七日!你还是速速回去找你的引路人投胎转世吧!”老人家说着划着船欲远离。
  “老人家,求您帮忙,我只想见我四当家一趟,魂飞也不惜代价!”申桂跪地不起,“而且我也——没有引路人呀!我偷偷过来的。”。
  这还是有用的,老人家禁不住,善心大发,摇摇头叹了声气,把船摇了回来靠上岸,“上来吧!我且带你到一处安全地方,剩下的就靠你自己的了。”
鲜花47朵鸡蛋52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