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奈何>>第 177 章 《琼林山事变 四灵劫难临》登录注册

第 177 章
《琼林山事变 四灵劫难临》

浏览:179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449  大字 小字 
  琼林山望月原已是一片火海,冲天火光撩起浓烟滚滚,随风荡去数十里,伴着战争的灾难之哀,离这老远的山那一边小路上都能耳闻。
  琼林山出事后,族长已安排人员下山过海联络子女了,这会儿,小路上疾行着三十多名壮丁和十多名女客,他们是得信就近赶回来的柒巧大哥、二哥以及四灵姐姐,带着他们各自商队的打手,渡船上了琼林山,一路奔来,当看到琼林山顶烟雾滚滚的时候,禁不住都再度加快了脚步。
  “灵儿,没事的,放心吧!有父亲在,娘和柒巧她们都不会有事的!”柒巧的大哥莫柏林不停地安慰四灵。
  在这么多兄妹中,老三言彪力大无穷,功夫最为了得,曾一人敌退过整只海盗队伍,可惜他正在外域走商,虽已联系上却要赶回琼林山,还需要些时间,只有二哥言午和大哥柏林就近匆忙汇合上了四灵。
  “四当家,放心吧!有我申桂在——”紧跟四灵身旁的一个魁梧的汉子,拍着胸膛信心十足地说道,还没待他说完,一旁其他的手下禁不住笑了起来,“大桂儿,指望你呀!?指望你吓唬人呢!空有一身蛮劲,这么大个儿,让你学个本事你比谁都懒!还——”
  “是呀!就吹牛的本事大了去了,一会别吓趴下就好!”大伙又一通大笑。
  “你们——你们!不待这么看不起人的!怎么说我也在力气上胜过你们!哼——”申桂很不服气,随行的打手多半是无家可归被莫家收留的,莫家在内陆以押送贵重物品为生计,期间,招揽了不少贤能,也有很多像申桂这样无家可归把生命都给当家的打手。
  “大家别吵吵了!保留些体力,我们还有十多里的山路要赶!”莫柏林从旁提醒。
  “大当家的,为什么不修条路直通山上呀,这样就算遇事也好及时赶上不是吗?”申桂问道。
  “这是族里先辈定的规矩,我们也是作为族里现世试炼才得以下山的,否则必须呆在山上一辈子呢。”莫柏林向来最得商行伙计和手下青睐,琼林山上的事情都会知无不言,但是,想到琼林山并不是易事,琼林山是内陆海上的孤岛,由于地基在海底,不知何故总是随时间推移变换,尽管每天移动距离小,根本无法察觉,可成年累月却是很长的距离,族内长老们传'有一套精确的算式,可以为在外经商的族人随时回来提供随时的坐标,通过商行船只渡海到达岛上,在步行上山。
  “你们这——奇怪的规矩还真多!”申桂不再多问,大伙又是一阵疾行,很快已是能清晰听得望月原传来的械斗之声。
  望月原经历了四个时辰洗劫和扫荡,三艘战船上的海盗在炮火的掩护下,都已上岸,随行的还有十多名外家的打手,一个个趾高气昂,在村子中一间间暴殄检查着,似是寻找着什么,偶尔遇上阻拦者,都是瞬间被秒杀,整个望月原早已经血流成河。
  那十多个外家打手检查完村落,一无所获,很是恼火,商量了一会,又朝四周森林找寻而去。
  族长见势不妙,和夫人一起上前阻拦,却是未能如愿,从旁汇集而来的另外五名打手,一道助阵,战事呈围攻之势,若不是其中有一人强调一声,“留活口!”,怕是二人难逃一死!
  最后,还是双双被利刃伤及腿脚,虽不致死却也是无法移动,安排了一名打手扛着大刀守在一旁看着。
  “爹!娘——”四灵老远就看到这边情形,二老伏地一动不动,一旁一个扛大刀的打手正傲娇地摆弄自己的头发!
  四灵以为二老遇害,心中一团怒火,直接抽出腰间软剑,一路愤怒地往这边杀来,砍得那些个海盗个个退避三丈,好不容易靠近了些,但见族长微弱地举起手拜了又拜,示意四灵赶紧躲开,别过来!
  四灵的脾气本就执傲,发现爹爹没事,更是加快刺杀速度,如是往常,应对海盗,顶多致残他们,这回因心中怒火,一路来,横尸铺路,海盗头目屈晶远远望着都有些心寒,刚想撤回船上,申桂不知何时躲在其身后,正举着一把大锄头,想把他敲晕,屈晶大叫,“哎呦,我的妈呀!”朝旁边一跳,运气好地躲过这致命一击。
  申桂不怀好意地笑着说,“看你是头头吧!来,你看这局势,我们要你死,你能活着吗?”
  申桂顿了顿,故作思考继续说道,“我给你公平,如果你两手能扳手腕赢过我一只手,我就放了你和你的弟兄们!要是输了,就任由本大爷摆布!”
  屈晶看此人虽是魁梧,可是,很自信能通过两手战胜他一手!
  二人一言结束便开始扳手腕比赛,申桂身手确实迟钝,可是论力气,是四当家手下里面最强的,这不,刚上石台申桂便轻松赢了屈晶。
  “好啦!你这死前还有什么遗言吗?”申桂嚣张地问道。
  “大爷饶命呀!大爷饶命!”屈晶哪里遇到如此力道,硬是吓的,只顾一个劲地求饶了。
  “说说你们找的什么恶人帮忙的?有什么目的?”申桂很是冷静地问道。
  “大爷,那帮人——”屈晶四处看看,根本不见那帮人,心里也很来火,说好帮助自己攻下望月原的,此刻都不知去哪了,忘恩负义,想着便继续说道,“那帮人,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说是各取所需!就让我们带路来了,对了!他们是要找你们家小当家的,叫——对!叫柒巧,是他!他们说是要邀请柒巧到他们那做客!还有——”屈晶正想全盘托出,话说了没一半,一道寒光射来,冷不防穿过申桂肩膀,再度对屈晶穿心而过,可怜的屈晶当场身亡。
  申桂吓得赶紧躲到一旁,看着从丛林中虚晃出三个人影,分别对阵上正在拼死杀敌的柏林、言午、四灵,刚开始还只是用的普通体术,许是无法取胜,三个人互换了眼神,纷纷跳出圈外,猛一运功震飞身上包裹的袍服,露出里面短打的白色道服,原来是两个男道士和一名女道士!
  “你们——一群求真修行的道士竟然涉世凡人,大开杀戒!就不怕天净山的惩戒吗?”柏林大声喝到!
  “你们以为看到我们真容,还有机会活着吗?”三人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此行本是很简单的带回这儿叫柒巧的小孩,不料你们这群不识趣的,不晓得把他藏哪里了!杀了那么多人,也没个愿意说的!你们几个新来的,若是想活久点,赶紧报上来,否则别怪我们给你们相同的路!”
  “一群衣冠禽兽,跟你们拼了!”四灵得空靠近爹娘,试探他们还有微弱气息,须即时医救,否则,真是性命堪忧了,这才不顾一切,双刀立天披星戴月,那名女道士一个瞬移来到四灵身后,一掌带着寒气劈在四灵后背,四灵一口鲜血喷洒一地,随后倒地不省人事。
  躲在一旁的申桂见状,哪里还忍得住,抱着块大石头,跳将出来猛砸向那女子,其他两名男道士,乘机两把飞镖从旁狠穿了毫无防备的申桂胸膛,如此便也倒地一命呜呼。
鲜花83朵鸡蛋85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