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72 章 《疾行了事台 乱事金钟山》登录注册

第 172 章
《疾行了事台 乱事金钟山》

浏览:325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451  大字 小字 
  祭祀大会继续如期进行,这会儿已是晌午时分,第二场次赛事几近尾声,最终赶在饭点前落幕。
  尺言于第一场惜败初尘,强势的初尘再战九贝夏,硬是逼迫九贝夏使出全数的“阎罗御龙漫天飞”绝招,二人战的势均力敌,最后关头九贝夏靠着体能和丰富实战经验才勉强取胜,但下一场已是乏力,再加上面对的是佛门基本功扎实的唐尘,很快败下阵来,接下来是上午最精彩,饭时议论最多的比赛,那在五元台直接认输的魔宗弟子列火展现出惊人实力,在两个单场最短的时间内力克唐尘和一直被看好的皇家学院那拉安莲,成功获得宝贵的半决赛入场券。
  然后是昨日大战赤欢晴而身负重伤的叶晓清与势均力敌的思空映蓉之战,此战拖了太多时间,最后尽管叶晓清胜利了,可因为耗损严重,接下来一场败给了皇家学院的二号者浮,者浮第二场表现的也很出色,轻松地再次战胜欧兰,再获得一张宝贵的半决赛入场券。
  第二场次的赛事为单打独斗,一个上午好在如期完成了,最终角逐出两名进入半决赛选手,魔宗的列火和皇家学院的者浮,如此一来,接下来下午的半决赛将会有佛门的乔东和云荷,魔宗的秦明和列火,皇家学院的元朝和者浮,同样是一对一的连胜两场入决赛的赛制。
  短暂的中场休息,那些个观战贵宾与佛门弟子,大多在看台上凑活了午餐,谁也不想因为吃错过下午的半决赛,有些是担心自己好位置被他人占去,场地小观众多,没办法呀,上午有快一半的观众是没位子的,只得边站边伺机别人有可能移动的屁股。
  这些对于真正的达官显贵,那都不叫事,当官的做的都是指定好的贵宾席,有钱的贵族直接指使下人对着公众座位上之人肆意砸钱,砸到他们起身让座,不是事。
  轧机是老人家,而且是导师,坐在弟子区观战,他老人家比较在意奇珍之物、离奇之事,在弟子区恰好可以搜集到第一手的祭祀大会选手资料。
  这会儿,轧机正出神地听着李福关于柒巧的介绍,一声鹰鸣,如月和柒巧来了。
  “哎呦喂,我地小乖乖,你是会吓死我们的!”轧机猛地哆嗦了一下和李福一起跳了起来,“云兰,你咋还没学会平稳、安静地降落呀!每次都这么大动静,别人还以为是我们家小月故意的呢。”
  “轧机叔叔!这先不说,我给您的那个空界呢?”如月急忙问道。
  “导师,他就是柒巧。”李福看到如月班导旁边的柒巧,抢着上前给轧机叔叔介绍。
  “噢,这位就是小月新收的看山,哦不!是开山弟子呀!?”轧机微笑着,并投以好奇目光打量着,“嗯,确实有些看头,他——”
  正在大家叙叨的时候,从金钟山传来一阵阵叫喊声,“抓住那个魔人和那女的,他们劫狱!”
  随声音望去,一魔人完全释放着瘴气,周身黑烟护体,肩上扛着个魔宗女弟子,边跑边躲闪后方的冷兵器,一旁还有个黑衣女子,更是躲闪灵活,动作迅捷,时不时还为魔人阻隔外部攻击,这么一闹腾,了事台这块低处的地方,远望金钟山虽小,却是恰好抬头间就能看的清楚。
  这三人正是赤欢焰、石纪和昏迷的赤欢晴,他们好不容易逃出岩熔炼狱,却遭遇金钟山上护卫藏经阁的佛侍卫,双方一交战,误了时机等来炼狱守卫一同对付,势单力薄的三人累的气喘吁吁,只得就势往山下奔逃。
  “那是——石纪,他?”柒巧一脑子疑惑,虽是很远,柒巧看了明目,仔细再看,隐约辨认出石纪肩上扛着的是赤欢晴,如月也看到了,“柒巧,你拿着轧机叔的空界先回万事堂,我去看下出什么事了?”
  “这——好吧,师父,那魔人叫石纪,是我的朋友,是我带来佛门的,还请师父帮忙——”柒巧诚恳恳求道。
  “知道了,这事你不宜插手!我自有分寸。”如月转身上了云兰,直奔金钟山而去。
  柒巧被轧机叔拉着问了些问题,似是有所察觉,很是礼貌地把空界给了柒巧,柒巧也没察觉异常,先搭救孟甜她们,石纪就交给师父去处理了,何况还有万事堂能用,柒巧稍微宽心些了。
  回到万事堂,柒巧将空界交给王京师兄,催促他带着空界急忙赶往周家村,这歃血空界血主死了,也只能请空界主人打开了。
  如此慌忙一阵,柒巧有些犹豫,再加上秋美一直缠着自己,不给自己离开佛门去往周家村,这边是石纪、赤欢晴他们,便留了下来。
  石纪他一人随自己来的佛门,总不能这般一走了之,决定后便将金钟山上的事情告诉如济师尊,并再三央求如济师尊和自己一同过去帮忙师傅。
  柒巧这么一来回,金钟山的战场已经移动到山腰下的小径上,并且折腾的惊动了暗影,现在正对付赤欢焰,“赤欢焰束手就擒吧!你逃不出佛门!”
  “就凭你们俩也想拦住我,做梦吧!”赤欢焰倔强的很,确实,作为暗影,又是魔宗的交换生,实力确实不俗,其火元属的技能融汇佛门和魔宗,非常精湛。
  另一方,石纪就挺吃亏了,由于魔人在魔域之外,无连续气息供给,一路来消耗严重,现在明显无法招架,气息不稳。
  这会儿山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山上时不时有哨音传来,赤欢焰知道那是暗影的暗号,想必自己的事情定是传到红堂去了,再加上刚刚如月导师在人群中与自己沟通过,去往了暗影,师伯应该很快知道此事一会就过来了,今次是难逃出佛门了,就这么边打边躲闪,不在主动攻击,反而靠向石纪这边,想帮帮他,多撑一会。
  “石纪大哥!”柒巧老远就看到了石纪,从佛门万事堂的马车座驾上跳将下来,一个纵飞上前,顾不得对手何人,猛然开启本相心法,进入修士模式,展开秦楼楚歌,施展全身解数,对付起这群正在围攻石纪和赤欢焰的暗影和炼狱守卫们,可这次,柒巧总觉得所有功法之威力都有所锐减,一种说不清的堵塞之感,很是憋屈。
  “住手!统统住手——”赶上来的如济一脸的不高兴,大声喝止,然而并没什么卵用,暗影得了暗影自己人的命令,怎会在意万事堂!如济刚想上前武力阻止,正在这时,红堂副堂主蔺弘悠悠然从山上带着几名随从来到战场中。
  “你们几个退回自己堂口复命去吧!焰儿是我师兄的徒弟,而且是红堂的人,这事我自会处理!”平淡两句话,暗影得令散。
  “原来是蔺弘先生,不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会在这如此重要的祭祀大会期间发生这等斗殴事件。”如济压制住怒火上前说道。
  “如济,你自己知道就别问了,你看——这丫头是我的人,还有这昏迷的是魔宗的弟子,也是我丫头的亲妹妹,这事我能不管吗?事情要怪就怪你们这些组织祭祀大会的失职,现在这两人我必须带走!怎么着?你想拦我吗?”蔺弘很是直爽地撂下话来。
鲜花51朵鸡蛋65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