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65 章 《空界有解法 柒巧归佛门》登录注册

第 165 章
《空界有解法 柒巧归佛门》

浏览:355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961  大字 小字 
  佛门,狮山一零一班,皇义作为临时班长可谓尽心尽力了,那云荷选手消失一天一夜,终于在今晨被皇义他们给找出来了,其实,也是碰巧的。
  云荷从周家村回来后,便去见了师父金玉夕,奉师命一直暗地里调查着惜命凝气丹的事。
  金玉夕所在金家世代有炼药的习惯,而这惜命凝气丹,其特殊的功效与金家世代相传的某味丹药十分相似,不知何故,该药配方在上一代金家药师之管辖下,毫无征兆地丢失了,是被盗或是保管不慎,不得而知,之后再未出现过。
  云荷并不知道这些,她只认尽快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找到丹药制作源头,交代给师傅定夺。此次周家村之行虽有保护柒巧成分,但重要的还是想暗地里打探出更多的关于惜命凝气丹的事情。然而,一夜跟踪调查却不得一丝线索,却为担心柒巧险些出手对抗暗影,幸好如月班导前来搭救柒巧,之后又暗中跟着柒巧,清晨才回佛门,这方刚给师父做完报告,便被皇义带的一零一班人逮了个正着,直接盯着带回了狮山。
  大家正在狮山一零一班庭院内商议祭祀大会的事情,柒巧不在只能另外选助手了,正在难以定夺的功夫,蔡环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别选了,别忙了,柒巧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应该能赶上赛事的,现在有件更棘手的事情!我的姐姐蔡花和孟甜师姐她们都被困在一个空界中,可是空界必须滴血主人或其所有者有权打开,如今却难以找到所有者,而滴血主人定是那叫韩句的,可此人已死,空界只有三天生存期限,这该如何救我姐姐和其他人呀!?”
  “这——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皇义不解地问。
  “我以前虽然没有正式进入佛门修行,却也一直在佛门生活,对于收集佛门消息还是有一套的。”蔡环很自信地说,“这些都是从佛门一些重量级人物那里辗转获取的消息,绝对可靠。”
  “这事必须得和班导通报!”云荷急忙插嘴,“空界就在班导那里。”
  “云荷妹妹,你怎么知道?”皇义不解地问。
  “嗯——先别管我怎么知道了,找到班导要紧。”云荷打岔开去。
  “嗯,是的,陈师兄你对佛门熟,帮忙去找下,转告班导。”皇义看了看时辰,“我们这边继续准备祭祀大会的事情,你那一有消息立即告诉我们。”
  如此分配大家便分开行动。
  另一边,正在周家村养伤的王京他们,伤还没好,却急急告辞周家,“多谢周叔叔款待。”
  “代我向你爹爹问好啊!”周东明亲自送他们出了村落,安排好特快马车为他们尽快奔赴佛门。
  “那空界的事情不要忘记了。”周东明嘱咐道。
  黄旗军和莫家军之战,王京他们为保护周家也是伤的不清,周东明战后送别莫茗他们就带来新请大夫看望王京他们,期间互相攀谈中提及空界之事,王京本因空界失踪,且主人死亡懊悔莫及,却闻周东明自述空界本他之物,借于韩句,如今却感知其在佛门方向,甚为欣喜。
  这类高级空界获得时,空界制造者都会为主人附加许多结印,以方便主人使用,空界最多可以有两个使用者,一个是所有者,一个是血祭之人,当血祭之期到了或血祭主人死亡,空界往往自动转继回原主人,原主人便可通过自身结印与空界联系随时探测其所在方位。
  得知空界之事,王京哪里在乎其他,忍着痛硬要回佛门,这才匆匆别离,思量赶回佛门找班导尽快商量此事。
  再叙柒巧,听那恩人一路絮叨,知其为暗影红堂执事姬长老之子,名姬趣儿,因母亲过世早,姬长老对其宠爱有加,最终出落个如此阴柔精致的人儿,少时常有数名丫鬟相伴,硬是落得今儿连其喜好也趋于女子,这番许是中意柒巧,虽是急于赶路,却紧贴柒巧,很是费心,柒巧本就身上余毒未尽,加上刚刚一役与这段疾驰,眼前所见又变得恍惚起来,慌忙止步欲休息片刻。
  “呀!柒巧你没事吧?脸色这么难看!”姬趣儿很是关切地一旁搀扶着柒巧。
  “没事,想来是之前中的毒还未痊愈,休息一下就好。”
  “中毒啊!没事——”姬趣儿不屑地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锦囊,里面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金色雕龙图案盒子,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粒晶莹剔透的红色丹药,“给,这可是爹爹亲自给我做的,虽然非常难做,但效果惊人,整个佛门都没人能做出这种药来的,吃下去包你解百毒且抗百毒,我已经吃过一粒了,吃多也没用,这颗就送给你吧。”
  “这——”柒巧本是考虑谢绝的,虽是人家一片好意,可佛门暗影一直就不让柒巧待见,这还没拒绝出口,姬趣儿已不由分说拿着药丸往没啥力气的柒巧口中一扔,柒巧话说一半,被突如其来的药丸入口,引得一阵咳嗽,最后还是把药丸咽下去了。
  这方下肚,只觉得全身一阵酥麻与焦热,不一会儿便大汗淋漓,柒巧赶紧闭气调理自身,好在药丸药力渐渐趋于缓和。
  “哈哈哈——你的状态和我那时吃的那颗一样,感觉如何,有没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姬趣儿盯着紧张的柒巧打趣道。
  “呃——谢谢你的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柒巧实话实说,确实一扫之前的倦意与不舒服之感。
  “不客气,我们赶路吧!”姬趣儿很是温和地说着。
  一路疾驰,话少便速度快,这会儿终于进了佛门,在传送金门处,柒巧皱了皱眉,很是下决心一般说道,“姬趣儿,我到佛门需要先回众生院找班导,此次原为搭救班上被掳弟子,却未能成功,必须请班导帮忙才行——”
  “这样啊!”姬趣儿若有所思。
  “等眼下事情忙完,我定会亲自登门道谢。”
  “好吧,反正这次出来也没告诉爹爹,就当我们没有见过,等那麻烦的祭祀大会结束了我去找你吧。”姬趣儿思考了下说道。
  “嗯,多谢成全!”柒巧至此便与姬趣儿分了道。自个儿一人刚进众生院那,便被前方一团人吸引住了,隐约还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好奇心驱使柒巧靠上前钻进人群想一探究竟。
  只见四五名挺是标致的女弟子的正簇拥一个有些病态模样的男弟子——柒巧一看,眼熟得很,这不是前日金钟山那盗书贼吗?怎么这会在众生院大道上公然摆摊子卜卦呢?可又有些拿不准,这人外貌相同,可这气势和感觉却是相差甚远。
  “舟云师兄,我的好师兄,看在我们都是同班份上,就告诉我吧!我和我哥定不忘了你的恩情。”对面一对男女,女弟子很是谦和,带着忍耐很不情愿地说着这番话,柒巧更是疑惑了,因为那女弟子背对自己,话音听着耳熟,可却对不上是谁,便想用力朝里继续挤挤,看个清楚。
  “唉呀,师妹,你这还在生气嘛,太不诚心了,也罢也罢,我回去休息了。”说着话打着哈气,那男弟子一挥手吩咐身旁四名女弟子收拾摊子就要走了。
  “舟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姑奶奶我今天已经很不爽了,你若再不告诉我柒巧在哪,我誓要让你以后这生意永远做不成!”说着话不由分说,挣开身边男弟子的手,一脚把那卜卦的木桌踢飞老高,险些砸到其他佛门弟子,“是你口口声声叫住我和我哥的,说要告诉我们柒巧下落,现在却坐地起价,和你说了我们没多少钱,还漫天要价,你有没有人性啊?”
  柒巧这下虽然没挤进去,听声音已经确定女弟子就是秋美姑娘了,听她这么一叫嚷也大概知道什么事了,只觉好笑,她怎么会听信这江湖骗子,刚想大声喊两声,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却被旁边看热闹的人再次挤到了更后面,无法开口。
  “秋美,算了!柒巧一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他已经回佛门了呢。今天还有他和云荷师姐的祭祀大会呢,他们可能早找到柒巧了。”秋康一旁劝说道,“我们先去了事台吧,一会到我了都,快点吧!不能让乔东师兄等急了。”
  “唉,又一门亏本的生意,看你们俩穿的如此体面还以为是大户人家,有些油水可榨,不曾想……算了,告诉你们吧!你们要找的柒巧在周家村——以后没钱别穿那么好!”
  “你说真的?柒巧他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还有谁和他在一起?”秋美急切地连连发问。
  “我说你——”卜卦的显得有些无语,“我不知道!”最后简单回了句。
鲜花62朵鸡蛋67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