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64 章 《相逢不周山 命终有定数》登录注册

第 164 章
《相逢不周山 命终有定数》

浏览:390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450  大字 小字 
  “臭小子,是你自找的罪,地狱无门偏来闯的作!即便是暗影,也别想抢我手上的食。”不周山下有条干枯的深沟,原是金寨人一行逃生用的,很是宁静,后有不周山作天然屏障,左右是丈许高的河堤堆土,都是淘矿和挖矿留下的,金寨人稍加打通便成了条沟壑,河堤之外是一片被采矿工和淘矿人挖的杂乱无章的深坑,积着些地下水,还未干涸,大小不一,错综复杂,恰好为这条干掉的沟壑做个天然屏障,祖地见时机成熟,便私定在此处了结这娃娃,弃尸某坑里就完美了。
  “是你,你这秃驴,想和暗影为敌,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爹可是暗影,他可是……”祖地还未等这娃娃吧嗒完,挂着毒气的银枪泛着绿色烟气已经逼近,娃娃本能往后一闪,却被身后不平地拌了一下,重心不稳,扔出肩上柒巧,自己也摔了下去,“哎呦,疼死了!我——”还未抱怨完,祖地一声大喝抽出空界中银枪,这是他压箱底的兵器,此刻急着唤出,只是想尽快解决掉这娃娃。再看那银枪化作数条蟒蛇,条条张开獠牙自上而下如群蛇夺食一般誓死吞噬目标而去,“给我去死吧!”
  “啊——”娃娃吓得惨叫一声,想退也是来不及了,正在闭眼等死之际,“虎手——”一声大喝,银枪嘎然停在娃娃的鼻尖处,娃娃赶忙屏住呼吸,择机滚至一旁。
  “咦!你真没死啊!?我还——真是太好了,你怎么把佛门袍服脱了?”娃娃看着为自己拦下这刀,救下自己性命的人,竟然是自己从周家村带出来的人,起初,以为这人已经死了呢!还满心失望的,看着是活人,真是喜颜于表。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多谢这位兄台的救命之恩,这秃驴……老和尚,我来抵挡,请恩人先走。”说着话,柒巧张开双臂拦在娃娃近前,面对祖地大声喝道,“你这死秃驴,事情全因你在佛门众生院引起,害得那么多人惨死,我今日定让你命丧于此!”
  “终于醒啦,柒巧,我可终于想起来你是谁了,乖乖跟我回去,我定当好好招待,若是有半点不得我意,就休怪爷没给你指路了。”祖地为万无一失,猛撤银枪,触动枪杆上机关释放出浓烈的毒性气体,还在不断加强,那萦绕之绿色气体愈加幽深,见柒巧没有投降的意思,也不久等了,纵身上前,柒巧回头看那恩人,还傻杵那边傻笑呢,不得不带着比自己大一些的恩人一同展开狼妖风影,闪躲至祖地身后,刚想逃跑,祖地回手又是一枪“回马枪”,柒巧带着恩人一跳,脚底贴着银枪刺来之风又躲过一击。
  “你还真厉害?难怪我爹都没抓住你——咳咳!”小公子边躲边说,急忙中说错了话,赶忙修正,“早想请你见他去的,一直也没找着时间。”
  “你说什么?还不赶紧跑,我可撑不了多久!”柒巧谨慎应战,根本没有听清恩人的说话,恩人庆幸地地长出一口,大声说道,“对付这种杂兵,我一个人足以!你先退下——”小公子从挂在脖子上的金坠子空界中,口念索语,取出一枚彩色纹理的白色药丸,竟然还冒着刚出炉的火烧烟气,那乳白色烟气肆意萦绕清晰可见,恩人一口吞下,顷刻间整个人身都冒起了白烟,恩人屏住气息,稍作调整,很快恢复为正常态,此刻的柒巧和祖地二人依旧缠斗在一起,祖地也是急躁了,恐这到嘴的肥肉又被滑溜了,索性直接开启侍魂大法,柒巧慌忙躲闪,可眼巴巴地看着祖地银枪全力破风而下,躲闪不及,也难以应付,心都凉了,却忽闻一声惨叫,睁开眼却发现祖地的侍魂大法已破,正被恩人踩在脚下,也许脚力过大,竟然将那祖地踩陷入坑中矿土下,恩人轻弯下身,捡起一旁祖地的毒银枪,对着祖地脖颈“噗嗤——”一声,很是干脆地穿了个要命的孔,柒巧傻在一旁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只见得方才还高高在上的祖地,如今已可怜的抽搐两下,再没了动态。
  “浪费我两颗惜命凝气丹,该死的秃驴!”恩人转过身,走向柒巧,“柒巧,走吧!我们回佛门了。”
  周家村的黄家与莫家之战,正在兴头上,见得莫茗与余仙二人回来,却迟迟不见祖地,黄旗军有些个部下不太放心,抽空跑了出去,沿着祖地刚刚追出去方向,找寻了过去,却只找到了祖地那具惨遭穿喉的尸器,慌忙跑回来急报,“大事不好了,祖大人被杀了!”
  “什么?”听闻这消息黄旗军嘈杂一片。
  “祖大人被杀了,刚刚祖大人和莫家当家的,以及那名莫家家丁先后跑出去,现在却——一定是被那莫家的给杀了!”
  “祖大人让莫家人杀了!”最后得出这个结果,很快传到所有黄旗军耳中,军心一阵涣散,很快落入下风,相反得到黄旗军的结论,莫家军此刻是更加勇猛,黄旗军接连败阵,已经出现逃窜逃兵,很快战场便被瓦解,首战,莫家军大胜黄旗军,大家士气高涨。莫茗为拉拢周家村,命令新建的莫家军暂留周家村打扫战场,自己则带上几个亲信和武唐一起去往佛门,这柒巧的事情全因莫茗而起,再加上柒巧之墓族人身份,莫茗怎敢怠慢,此番去往佛门便是要确保柒巧平安,素有耳闻暗影与万事堂并非同等行事作风,怕出变故。
  重归平静的周家村村口,两名女子行色匆匆,直奔周家大院,两人正是周雪和夏兰,她们从不周山回来之时,恰遇上蒙面人劫走柒巧往不周山方向逃跑,夏兰便硬拉着周雪跟上去,想看个究竟,随后又有三人追上来,夏兰她们只得藏在暗沟沟内偷瞧,直到蒙面人杀了祖地离开后,这才折回周家村。
  “爹——”刚进前院便大声叫喊。
  “大小姐回来了!老爷——”家丁顾不得身上的伤口,一个劲往里冲,想尽快告知老爷大小姐平安归来的好消息,边跑边说,“大小姐,老爷可担心你了,他安全得很,有莫家军守护着我们村子,还为我们赶走了黄旗军。”
  得知父亲安好,周雪也安心了,进了内堂一家团聚,夏兰禀报了不周山遇上的事情,便又恢复了平静,毕竟这眼前发生的事情,并非周家村能扛下的,先是暗影,然后又是死对头的莫家军和黄旗军,再加上柒巧那扑朔迷离的身份,经过再三思量,周东明还是决定暂时搬离周家村。
  天色渐晚,一抹余晖徘徊在周家村东广场上,周东明正在开导大家暂时离开周家村,躲避风口,免遭大势力争斗带来飞来祸害,原本以为大家都会支持,可没想到顺意于周东明同搬的,仅廖廖几家人,再三解说,还是没有得到大伙支持,谁也不想离开这老祖宗费尽心血找到的矿宝之地。
  因为如今有莫家军住在这里,周家村的人,多少有些安全感,也是相信他们会保住周家村的。
  “唉——事已至此,我也只能与村落共存亡。”周东明一狠心。
鲜花77朵鸡蛋69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