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28 章 《柒巧本相启 尘埃中落定》登录注册

第 128 章
《柒巧本相启 尘埃中落定》

浏览:410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4218  大字 小字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柒巧睁开眼,四周满是灰尘覆盖的碎石,恍若隔世重来此地一般,也未见李梅与林前辈二人,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觉得体内有异,李梅从柒巧体内传意,“柒巧,你——已经成功打开修门了,但是——”
  “您!?林前辈!?您二人怎么进了我的身体!”柒巧知道身体被占用,终于体会出当初占用来宝身体,来宝的感受了,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已经死了!随即有些不舒服,不由自主地开始排斥二人。
  “柒巧!别——”林浩杰这边还没说完,便和李梅一起被柒巧逼出了体外,这下可好,柒巧只觉得猛然间天昏地暗,全身气息骤然消失殆尽,如真是濒死一般,想说些什么,可已经无力开口,只模糊听得林浩杰着急解释着,大概知道些是怎么个情况了,可——又再次昏厥过去。
  林浩杰摇摇头,看了看李梅,二人再次进入柒巧体内压制住两个主修门,仅留一扇修门调息,又是良久过去,柒巧这才老实点醒来,这下也知道自己不对了,虽是不情愿可也没办法,还得好好感谢人家二位。
  开了修门的柒巧,借着食日在林浩杰和李梅二人合力指导下,短短数日,从雏级修士已经升至化级,并随时可能突破正式进入侍魂修士阶层。另外,几日相处下来,柒巧也渐渐和林浩杰、李梅二人,产生特殊感情,近乎亲情一般彼此支撑呵护着,柒巧非常感动,再也没有刚开始的那种排斥心理,反而,他们如是不在,还会倍感焦虑呢!
  如今,无辜立于战场,虽是豁出去的决心,可还是想经过林浩杰与李梅二人的同意,躲闪间压低声音询问着,“林前辈、李姐姐,我——我这可以使用本相吗?现在是非常时期啊!”
  半晌没得到回音,柒巧有些着急,躲闪的节奏也有些杂乱无章,对手柳僮趁势加强体术攻击,手中一把短刀用的极致精妙,追击柒巧中不断注入气息,使得刀刃包裹上一层薄薄的诡异血红烟气,眼见柒巧忽然乱了躲闪节奏,有机可乘,飞身起短刀一横,仰天大喊,“侍魂——血影狂刀!”
  “竟然开启了侍魂,还用上如此血腥的野蛮刀法——这魔宗弟子也太心狠了吧!”
  “是呀,对手还未进侍魂呢!而且——侍魂在以前是不容许在赛事中使用的。”
  “还看不出来吗?这人是想干掉柒巧,再次三敌二尽快锁定胜局啊!”
  佛门看台上,众弟子纷纷抱不平,议论纷纷,连巨石上的监场佛侍卫都按捺不住了。
  柒巧还在分心叫唤林前辈二人,猛然感觉身后异样气息侵袭而来,回头观瞧,柳僮侍魂已经开启,四五丈高的巨大侍魂体,挥舞红色短刀,伴随一道道疾风铺面袭来,如鞭子一样抽打着柒巧,而那刀身却越来越大,最终演变为长约三丈的巨型红色大刀,柳僮双手擒起大刀,一声大喝,“开天辟地——”这是血影狂刀中最初级,也是最有威力的一招,中招者必死无疑,却也挺好躲开——但要身手够快!
  柒巧一闭眼,巨石上的佛侍卫以为这招,柒巧该是能躲过的,可柒巧他却闭眼似是任人鱼肉一般,赶紧一个急身上前,就在佛侍卫与柳僮二人纷纷靠近柒巧,准备各行各招之时,以柒巧为中心的一道道可见气场波,如水纹一般像四周荡漾开去,处在波动中的佛侍卫与柳僮纷纷大吃一惊,刚想脱身出去,只见柒巧双眼一睁,那原本褐色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绿光,眼睛睁开的一瞬,一股可怕的威压猛然自体内散出,整个会场微微一震,瞬间烟尘四起,沙石浮于空中静止不动,相当诡异,忽而随着柒巧一度气息变动,那搅拌着沙石的烟尘猛然四散开去,仿佛一股球形龙卷风,肆虐开来,不断涨大!
  柳僮一个没站稳,被迫撤下大刀后退数步,以刀杵地稳住身形,就连场内的佛侍卫也硬是被震的倒退两三步,见柒巧无须帮助,随即撤身跳出,重回巨石之上,而那巨球还在狂卷沙尘,肆意旋转,这一下甚至影响了其他两组正在战斗的四人!
  柒巧还是随性开起了本相,尽管已经有意压制开启的动静,可每每还是闹得四周不得安宁,这在金钟山修炼的几日里,已经见惯不怪了,随着烟尘扬起,柒巧趁着这个屏障,猛地飞身而起,来到刚落脚还未站稳的柳僮身旁,以自身气场威压近距离强行解开对手侍魂体,一把锁喉,按于地上,举拳挂着钢风,势有千金之力,砸将下来,速度之快,柳僮根本来不及反应,一闭眼,心说完了!
  “轰——”一声巨响,柒巧的重拳砸在柳僮左耳旁的青石上,硬是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坑,“你输了——”柒巧微微一笑,冲着再次睁开眼正在犯傻的柳僮说道,接着一转身,宛如一道闪电——这是本相自带的身法“青云流星步”,来到明成吉泽面前,开场前就数这家伙最嚣张,还看不起自己,柒巧早想让他吃些苦头了,一个飞踢,不料这明成吉泽有两下子,竟被他躲开了,小看他了,柒巧沉下身,心说:“看来不是吹嘘,偷袭都搞不定,不过——看你怎么躲我的百木桩阵——”
  稳定身形的柒巧,在烟尘中梦转身行,张开双臂用力一震,气息突变,飞速追逐明成吉泽,随着柒巧双臂一合,双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那气息又猛然间从四面围拢,将明成吉泽围困其中,柒巧变换手臂指挥气息快速运行,就在明成吉泽还在纳闷这是什么招式的时候,柒巧猛一抬手,十多根如木桩一般、十分坚硬的气息之柱,自明成吉泽脚下射出,明成吉泽反应够快与那柳僮确实非同日而语,一纵身跳将出去,柒巧诡秘地一笑,也被明成吉泽看到了,正在诧异怎么忽然间眼前之人似乎开挂一般,心中有些发毛,刚准备落身寻思他法,不料脚还未着地,又是数十根木桩腾空而起,活活将明成吉泽顶了起来,重摔在其他木桩之上,柒巧还想继续,落下木桩再次撞击,可明成吉泽已经反应过来,单脚点木桩,来个金鸡独立,刚想发动水系功法回击柒巧,柒巧又一个青木流星步,再次靠近明成吉泽,又一记飞踢,明成吉泽来不及启动功法,只能飞身闪躲,刚一驻足,柒巧将所有木桩尽数开启,近百根木桩平地而起,煞为壮观,明成吉泽依旧立于一根木桩之上,继续启动水系功法,还未待他有所行动,柒巧已经驱使四周木桩不停飞转,有层阶地旋转上升着,接着随柒巧指令猛地合拢,速度之快,直接破了他还未准备好的水系技法,这下明成吉泽怎么也没想到,“这——我大意了!”
  这便是桩阵中的“百木牢——”,一种以气实体化而制作的牢笼,随着修士的气息控制能力的提升而无止境提升,柒巧飞身立于牢笼顶端,猛一旋转,带动脚下百木牢跟随一起飞速旋转起来,只听得里面传来明成吉泽阵阵讨饶声,柒巧坏坏地有些得意,还故意地加快速度,忽然觉得背后有道凉气袭来,一回头——正是初尘。
  如今,场上沙尘在柒巧这番极速的打斗中已经缓缓落下,可以粗略看清场中情形了,特别是靠的比较近的场内战斗之人,已经清晰见到柒巧这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功法了。初尘自知此战难以取胜,已经放弃攻打云荷,回身救下百木牢的明成吉泽。
  柒巧也是识趣,沙尘散尽便撤身轻轻落回到云荷二人近旁,退在他们身后站好。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瞬间发生,又是瞬间结束,外场观众所见——柒巧不但没遇险,而且幸运地——貌似被云荷、时轮所救,现在正被庇护在他们身后,同时——他们将这刚刚发生,无法解释的一切,特别是一瞬间对手两名助手均已败下阵来的大喜事通通归结于深藏不露的云荷。
  如今局势一面倒,魔宗初尘也是识趣,打破柒巧的百木牢,搭救出已经分不清东西、站立不稳的明成吉泽,喊上还在傻傻望着柒巧的柳僮,对着云荷一伙礼貌地一拱手,有很恭敬地冲着柒巧微微点头,虽是还有不甘,可还是无奈地撤下了战场。
  “佛门十号云荷胜!”主持人石喉宣布结果,安静的会场这时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但是云荷胜了,这匹佛门黑马已经连胜两场,铁定可以进入下一轮了,若是能再胜一场,甚至可以直接进入半决赛!
  “柒巧,你——进步好快!”云荷显得有些吃惊,可并没怎么惊讶,似乎这在她意料之中。倒是时轮,态度上好了很多,主动搭话,一拱手说道,“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
  “额——没什么啦,我这也是运气好,才赢了!”柒巧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地说着,“不给你们拖后腿就好了——”
  三人冲观众鞠躬下场,回到佛门休息室那儿,人还没到呢,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的秋美从休息亭那迎了上来,一把紧紧抱住柒巧,好一会儿,接着又仔细地检查起来,羡煞旁人,“柒巧!柒巧——你没事吧!他们有伤着你吗?刚刚整个会场烟尘四起,什么都看不见,我担心死你了!”
  “秋美——你也是助手呀?!我没事啦!”柒巧也是高兴,又见到熟人了,而且是一直挺关心自己的人,心里也舒坦多了,不再那么拘束。
  “云荷师姐!您知道柒巧修士修行欠缺,怎么还让他做您助手呢?这不是害他吗?”秋美替柒巧说着云荷,她和其他人都一样以为刚刚那是云荷和时轮做的。
  “柒巧他——”云荷刚想解释,柒巧上前赶紧打断,“没事,秋美你不要怪云荷师姐了,我们班暂时没有合适人选,只好让我——”
  “柒巧!你——还是别参加了,这什么祭祀大会的,最讨厌了,对了——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害我都没好好和几左师兄练习配合,我们——我们都输了!你怎么补偿我?”秋美显然是又见到柒巧非常兴奋、高兴,连责备的话听起来都带着温馨和甜蜜。
  “云荷妹妹,你们回来啦!恭喜你们又胜啦!柒巧——你没事吧?怎么都不出手呀!拿出你平时的水准,好好帮助云荷妹妹进入半决赛呀!”皇义他们这早就守在休息亭等待云荷他们回来了,送上补给,继续为他们打气,期间云荷几次想解释场中刚刚发生的事情,每每都被柒巧打断,正想问问柒巧是怎么回事呢!不知何时神出鬼没的如月班导已经站在柒巧面前,不由分说一把将柒巧提拎着高高纵起,三两下便来到了那分界地河的一块荒地之上,远离无极道场,如月丢下柒巧,四处望了望,厉声问道:“我问你什么!你便如实回答什么?如有半句虚假,休怪我不客气!”
  回过头盯着柒巧问:“你刚刚所用是否是本相心法?”如月这么问着,听语气,她明明就知道!只是在测试柒巧会不会说假话。
  “是——”柒巧听李梅导师说过一些这如月班导的事情,为了迎合着她,避免受罚,只得如是作答。
  “你从哪里学的桩阵!?这些可不在藏经阁!”如月问到这,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这——”柒巧想了想,李梅导师并没有明确要求柒巧不可以她名义请如月帮忙,而且此时只能如实回答,只好用低的几乎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着,“这是李梅导师亲自传授的。”
  尽管声音很小,如月还是听得真切,惊呆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如月忽然问道,“她——人呢?不是已经——被害了吗?”
  “她——确实已经死了,我遇到的只是她的魂体。”柒巧如实回答着,他真是很担心眼前这个可怕的导师再给自己一记要命踢。
  “魂体?!”如月有些惊讶,揪着柒巧的双手略微松开了一些。柒巧得空喘了口气,乖乖地将发生之事一五一十诉说一遍,还不忘搬出如月导师建议,说她本人推荐自己拜如月班导为师,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使用本相心法了。
鲜花63朵鸡蛋56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