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25 章 《飞针战魔蝶 柒巧迟归来》登录注册

第 125 章
《飞针战魔蝶 柒巧迟归来》

浏览:406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822  大字 小字 
  虽然云荷破了南宫语蝶的通灵术,可如今场上是三对二,时轮一人正在苦斗皇家学院另外两人,云荷自知此战不宜拖得太久,便使出了另一更为精妙的结印术,“金蟾飞针——”这是一种群杀功法,也可用以围捕单体,中招者即体会出针扎的痛,而且是多针同时扎的痛。屈聪就是凭借这招,在当度祭祀大会,打下名声的,如今轮到云荷,只见她飞速结印,根本看不清手势,此术须在短时间内完成近千个手印,稍有差池便前功尽弃,同时损耗自身大量气息,南宫语蝶恰好也在准备,两人都刚好同时聚精会神稳定结印,云荷印记约莫打到一半,一道金色印记便悄然竖于面前,随着结印速度越来越快,结印之光也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亮到极致,便开始不断加速旋转起来,良久过后,忽而又猛地停止,从结印中飞射出数千道有生命一般的金光,在空中化了道优美弧线,直射向南宫语蝶。
  南宫语蝶竭尽最后气息,同时间发动着一个巨大的通灵术,显然是不太熟练,只见她额头已经布满汗珠,整个会场随着她的通灵术,都有些颤动起来了,休息亭中正在养伤的南宫语山见状,一脸惊愕,猛地起身,大喊着,“小蝶!别——”还未待他喊完,南宫语蝶看着云荷这边结印已完成,穷尽全力再次加速,终于也顺利完成了!
  “魔蝶——”随着南宫语蝶一声大喝,一道硕大的通灵印记在无极道场中凭空展开,其截面积近乎云荷通天金塔的数倍,一缕缕墨绿色的烟气从中溢出,缓缓弥漫开来,从印记中徐徐探出两只巨大的触角,紧接着是大的离谱的绿色蝴蝶的脑袋、翅膀、全身!一只六丈长、十丈宽的冒着绿色烟气的地狱魔蝶,扑打着翅膀,在主会场中飞了起来,那巨大的翅膀每一次煽动,都散开着滔天飓风,吹得整个会场内外烟尘四起,看台上此刻更是乱作一团!纷纷后仰身躯避让着。
  魔蝶乃十八层地狱中的魔物,其全身散着绿色有毒烟气,生性高傲,极难驯服,这一只还是南宫语蝶父亲托人从黑市购入的,同灵燕的穹兽一样,属于强制性通灵关系。
  南宫语蝶的魔蝶绕着战场盘旋一圈,听从南宫语蝶指挥,飞扑云荷而去,云荷见势操纵“金蟾飞针——”一分为二,如两束烟火一般,一束直冲魔蝶,另一束依旧径直射向南宫语蝶!魔蝶迎着飞针猛一震翅膀,以巨大气压抵御住来势凶猛的金色飞针,并与之对峙在半空之中。
  南宫语蝶因消耗太多气息,如今体能也略显不足,无法开启防御功法,只得不停后退、急闪躲避,可她再快,怎么好快过飞针,何况这飞针在云荷控制下,还在灵活地追随自己,不停变换方向,根本甩不掉,魔蝶那里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前来帮忙,这么一不留神,飞针飞速接近,猛烈爆开,南宫语蝶躲避不急,数十只金色飞针穿射膝关节而过,南宫语蝶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云荷操作飞针继续跟进,直接锁喉。
  “比试结束,佛门10号云荷胜!皇家学院5号南宫语蝶进入副会场——”石喉播放赛果,云荷撤掉结印,南宫语蝶也心有不甘地换回了魔蝶,两面都上来人将战场上两方人搀扶下去。
  这番佛门众生院看台又闹翻了,呐喊声响彻一片,一扫之前畏惧魔蝶的心绪,换做对云荷的更深的敬仰和忌惮。
  “云荷师妹好厉害,这么轻松就节制住对方的魔兽——”
  “是啊!她还是结印师呢!看那结印少说也是一层印殇结印师了!”
  “那个时轮也很强哦!他怎么没参加大试炼呢?刚刚一个人对付皇家学院两个人,完全占上风啊!还是个死士,真厉害!”
  “想不到一零一班这么厉害呀!第一场就拿下了皇家学院第五名的选手。”
  “……”
  整个会场长久的喧闹,那可怜的石喉再大声也显得势单力薄,一零一班这儿更是雀跃非凡,皇义虽是顾忌南宫语蝶,可也露出了得意一笑,就连如月班导也不住地点头赞许,转而又有些犯难,心想,“云荷固然不必担心,可这——下一场要选哪个上去做助手呢!按皇义给出的纳新排行,求蓉之后应该是孟甜了,可她今天没来呀!看来是像皇义说的留在狮山了。”
  如月起身望了望四周弟子,期待能找个出来,可是眼下纳新弟子之中,在场的几个都是刚入修士的新人,根本难以胜任!
  现在是中场休息,皇义正带着几个同班弟子,下到休息亭给云荷和时轮送去恢复体能和气息的补药。
  “云荷妹妹辛苦了,这是孟甜师妹给你专门调配的丹药——”皇义说着抵递过一个药囊袋子。
  “皇义大哥,柒巧他回来了吗?”云荷问着。
  “还没呢!如月班导也在犯难呢!”皇义想着这下没人帮忙,下一场怕是不好对付,即将上场的,可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魔宗四号初尘。
  “下一场,先由我和时轮师兄上阵,等柒巧到了,让他上来,或者——差人回去问下孟甜师妹能否过来帮忙?这其他人——只会让我分心,反而不易取胜!麻烦你去和如月班导商量下。”云荷说道。
  “嗯!这样也好。我已经让陈强彼他们回狮山报信了,估计再等一会儿,孟甜她们就会过来吧。”皇义只好这样安慰一番,接着又和时轮聊了会,慰问一番,给服了丹药后,也差不多到选手准备时间了,便起身告辞,回看台上去了。
  这时,狮山下,一群身着佛门弟子袍服的人——那袍服颜色显然与佛门真袍服不一样,是假的!这群人正急匆匆地朝一零一班庭院飞奔,为首的手持弯刀,大约三十来岁,身材高挑,脸蛋俊秀,流云发髻随风飘摇,面无表情地带着身后十来个人,熟练地窜上小径,直奔一零一班庭院大门而去!
  柒巧与莫茗一行,一路上有说有笑,很是悠闲,特别是香香姑娘,能言善道、阅历非凡,与柒巧年纪相仿,故而格外关照他、关心他,逼着武唐一路上都在说柒巧的事情,什么梧桐仙树下大战暗影啦,又是林家村救人啦,牵牛镇借着师尊如常之体大战金大炮啦!等等,好些莫茗都不知道的事情,都是佛门机密的事情,武唐都口无遮拦地爆料着,莫茗也是没有办法,总不好阻拦吧。
  不一会儿,大家便过了链桥,进入无极道场了,在武唐带领下,很快找到预留给他们的贵宾区坐席。
  场内的比赛已经再次开始了,柒巧舒舒服服地靠在兽皮椅背上,举目惬意地望了望场内,猛地站起身,自语道:“是云荷师姐!怎么就两个人——对方魔宗可是三个人啊!这不吃亏吗?”柒巧嘟囔着很不高兴,太不公平了。
  听闻柒巧之言,莫茗也是看清场内之人,“那个是上次和柒巧在一起的女弟子呀!叫——云荷,身手很不错嘛!不过——对手也不好对付呀,那人土元的技能修炼的近乎完美,怕是——”莫茗显得有些担心。
  “云荷这个弟子资质很不错的,不过人缘不太好,常常动不动就把别人打残废了,不过——据说她对柒巧,听说照顾有加呀!柒巧——你要不要上去帮她一把呀!看样子云荷这次对手很强啊!不好对付!那云荷是累了吗?总感觉不在状态呀!大试炼时那魄力都哪去了!”武唐也是看的起劲,这边还不忘调侃着柒巧。
  柒巧也不明白,怎么云荷就两个人,对手却是三个人,便四下寻找一零一班的看台,想看看怎么回事,也找找自己认识的人,搜索中正巧与同在四下张望寻找柒巧的如月班导,来个对视,虽是相隔百丈开外,如月班导还是一眼认出了柒巧来。
  柒巧那是经过仙阶明目的眼神故而也是看到了如月班导,不自觉地有些惭愧,不敢再望,向后靠了靠,故意避开如月视线,可如月班导却猛地起身,倾斜身体硬要看过来。
  “柒巧!?那是柒巧!——他在贵宾区,和那——武唐在一块!快——皇义,去喊他过来!”如月慌忙吩咐皇义。
鲜花46朵鸡蛋35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