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21 章 《德旺香香包 祖地黄旗军》登录注册

第 121 章
《德旺香香包 祖地黄旗军》

浏览:499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384  大字 小字 
  德旺山庄三面环水,滔滔天河蜿蜒而过,怀抱着这占地约百余亩的德旺山,德旺山庄便设立在德旺山下,向北比邻大西天的青石主干道,向南与向西亦有两座典雅别致的狭长木桥架于天河之上,桥栏雕作大量精美木雕与石雕,在桥中最高点,人扶于其上,眺望远方,好一番壮美河山、锦绣大地,令人流连忘返这壮丽佛门。
  这其中一座木桥连接德旺山庄与东佛侍卫营,桥身较窄仅容四人并排通行,由于常有行人匆忙而过,擦磨的桥体煞是光滑、亮泽,过桥穿过此处的佛侍卫营,便可踏足佛门众生院,方便了一些来看孩子的家长。
  相比而言,另一座木桥,冷清多了,罕有人至,如是仔细看去,很清晰地可见那桥栏之上灰尘密布,而今天,一佛门弟子正轻盈迈步其上,时不时整理着袍服,弹去身上赶路中沾染的尘埃,若无其事地从禅房方向赶往德旺山庄。
  此人正是柒巧,从金钟山下来,只有两个安全脱身的去处,一是舟云去的众生院,剩下的就是禅房,进了众生院基本就脱离佛侍卫的围捕了,那里对弟子来说就是天堂,佛侍卫,佛门卫,就算是万事堂有时候也不能过于干涉其中,加上舟云本就佛门弟子着装,此去定是无碍,柒巧放心了。
  为分散佛侍卫追捕人群,柒巧这才朝禅房这儿奔驰,想借着佛门另一比较独立之所——德旺山庄逃脱。
  正值佛门祭祀大会之际,佛门开门纳客,对到访之人检查松懈,一般人寻个合适的理由都可自由出入佛门,而这诺大的德旺山庄便特设为招待外宾所用,按等级高低设有数百家客栈、三十多家饭庄,以及三条繁华的市集,其占地面积大小约为众生院一半,足够容纳两万多名外来客共享,和往年一样,如今的德旺山庄再次繁花似锦,来往人群熙熙攘攘,靠近德旺山庄东面有条食为天的市集,此时正值晌午,各家饭庄与沿街小吃铺子,都挤满人头,范家作为西天数一数二以经营美食为业的家族固然不会放掉这块风水宝地,市集的交叉路口,黄金地段,范家那独特的竹编而成店面门头,煞是气派地独享来往人群。
  范家香香大头包——是范家名点之一,由范家一个聪慧过人的小辈女子,名叫范香香,调制的特殊香料,按严格比例配比以精选的肉、菇、姜汁等调馅,加以范家特殊的面理配方,升级入定量的甜玉米粉及带色的粗粮,最后上火成型,一个外形晶莹剔透,标以不同色泽花纹的大头包就此诞生,再配以随大头包附赠的特殊沾酱与一例鲜汤,如此这般,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香香大头包套餐,轻易征服四面八方的来客,惹得此地长龙大队弯弯曲曲延伸几百丈开外,其中不乏一些千里迢迢赶来一过嘴瘾的美食家和贪吃客,谁让这年纪轻轻的范香香她妈如此“执着”,严守秘方,这么好吃的大头包,整个鬼界仅此一家!
  和十叉镇的范家包子铺一样,香香包子铺也设有贵宾专用通道,那些从市面上花大价钱购得的范家贵宾卡,在这里可谓排上老大用场了。
  “小师傅,给我们来两份香香包子,外带的——”两个水灵的姑娘,应该是主仆二人,那丫鬟模样的高高举起范家贵宾卡,挤上前,由于四周太吵,不得不扯着嗓子喊道,那接收外卖单子的小伙子,一看是贵宾卡,撇下一旁排队而来的客人,慌忙先行为姑娘准备起来,惹得后面一大群人投来羡慕嫉妒的表情。
  “这位水灵的姑娘,也来吃包子呀,来来来——大爷我喂你吧!哈哈哈哈……”从内堂传来一声老男人的调戏之声,定是被那丫鬟喊声吸引过来的,此人白胡须老长,光脑袋雪亮雪亮的,一身黄色的外家道袍,腰系一根晃瞎眼的金链腰带,背上插着把孔雀羽毛扇——乍一看,像好人一样。
  丫鬟身后的小姐装作没听见,继续等着丫鬟,丫鬟见状却有些不爽,嘟囔着,“狗嘴吐不出象牙!哼——”
  “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你知道我们老爷是什么人吗?和你们说话是看得起你!”那老男人身旁一个手下拍着桌子站起来,朝这边走来,边走边指着那丫鬟教训着,卷起衣袖就要动手。
  “怎样!?你敢!”那丫鬟也是倔强,挺着胸脯昂着脸,凑上前嚷着,“有种来打呀!怕你没这个胆!”
  这么一来,这老男人的手下倒是害怕了,手停在半空纠结良久,硬是没敢打下来。
  内堂的老男人,借着酒劲,有些做作地歪歪扭扭走上前,不由分说,举手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手下一个,那丫鬟一个,两人均被扇的口吐鲜血,丫鬟抵抗不住,并当场晕了过去,“夏兰——”一旁小姐见状,赶紧扶住,从怀中掏出数个精致的小药瓶子,选了个红色的,打开,取出一粒红色冒着红色烟气的丹药,放入丫鬟口中,一合嘴助其咽下,很快丫鬟便醒了过来,“小姐,这——”丫鬟刚想转头对那老男人发火,小姐赶紧拦住,连香香包子都没有拿,便转头朝人群外挤去。
  “慢着——”老男人见状有些不爽,赶紧喝住,还经不住打了个饱嗝,一股恶心人的酒气,烦的四周人群唯恐避之不急,老男人健步上前,“美人定是还未吃饭,不如——”
  “放开你的脏手,我们小姐可是不周山下周家的千金,你就不怕——”夏兰推开老男人,狠狠地说。
  “原来——是周谨铜家的千金,在下祖地,老家正是你们周家村的老邻居,不如——不如我们喜接连里如何?”祖地很是淫秽地笑着,并不太畏惧这丫鬟搬出来的周家,说着话,还探出粗糙的大手试图环抱这小姐回内堂,丫鬟赶紧上前阻挠,又被一脚蹬踹倒在一旁,内堂里好一大群手下纷纷鼓掌叫好,围观人群一阵骚动,指指点点好一会儿,却无人挺身而出与这一大群人为敌。
  “住手!光天化日,胆敢在佛门胡乱作为,真是胆大包天!”从人群后传出声音,大家自觉地让出一条路回头一看,是个佛门弟子,清秀稚嫩的脸庞,满是怒气,大踏步上前,“啪——”地拍了一下那只粗糙的大手,疼的祖地乖乖松开,那弟子撤身上前挡在二人中间,冲着祖地喝到,“别不识好歹,回去吃你的饭吧——”
  “柒巧——”祖地手下,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看到这边佛门弟子,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放下手中吃的,急急赶了出来,附在祖地耳朵旁说了好一会儿。
  只见得祖地时不时点点头,时而有些生气。四周太嘈杂也没听清他们说的什么,柒巧回头看那小姐和夏兰,已经不知何时不知去向,心里一阵不自在,“救了你们,你们倒好,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走了——真是的!”
鲜花36朵鸡蛋45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