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20 章 《如月选人出 云荷战南宫》登录注册

第 120 章
《如月选人出 云荷战南宫》

浏览:467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981  大字 小字 
  如月走到一个看起来有些憨、可又觉得有些面熟的,大胖子加大个子混合而成的大块头旁边,有些疑惑地望了望他,转而弯下身问着他身旁的那个双臂紧紧缠绕大块头胳膊、看起来显得有些瘦弱的女弟子,“怎么,初会上似乎没见过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一旁的皇义见状,赶紧上前,低声提醒道,“如月班导,他们二人因家中有些事,回来迟了,这位师妹——叫求蓉,不能说话,这位师弟是——她未婚夫,叫山大,是西天青元镇山野家族的大公子,不过如今人有点——迟钝!”
  “青元镇的山野家族?难怪有些眼熟——求蓉,你先下去,到会场中帮忙。”如月眉头微皱,很快恢复常态接着吩咐道,求蓉却未作反应,一直依偎在山大身旁,看着山大。
  皇义礼貌地靠上前,委婉地对求蓉说道,“求蓉妹妹,你就放心出战吧!山大这里有我们一零一班这么多人看着,不会有事的——我保证!”其他弟子也跟过来劝说一气。
  这求蓉的实力,大家已经有目共睹,山大二人初到一零一班,曾被几个无聊的弟子打趣、捉弄过,可曾想,山大身旁这瘦弱女子,以一敌五,硬是将五名弟子打的满地找牙,自那时起,同班弟子无不敬畏此二人,也罕有不尊敬二人之理。
  山大有点后知后觉,看着大家这么劝说了半天,似乎明白是什么事情了,便冲着求蓉轻轻点头,憨憨地说着,“媳妇,你——你去吧!俺可爱看媳妇打架了,嘿嘿——”,求蓉这才依依不舍地下到主会场中。
  “还有你——怎么初会都不曾见过?难道是我忘记了?”如月又指了指站在人群后的一个不起眼的文质彬彬、书生模样的男弟子,“你叫什么名字?就是你——你看谁呢?”
  那男弟子四处张望着,还是被如月义无反顾地点着,“你是个死士?!好久不曾见过此类职业人了!就你呀——叫什么名字?”
  “时轮!”男弟子简洁地应了声,不待如月安排,便朝主会场走去,反倒是留下如月有些惊愕,短暂的喜悦之后,苦笑地自嘲说道,“这一零一班——还真是怪人多呀!看来——坐班导还是蛮好玩的嘛。”
  就这样快速选定二人上场,如月心想着,先撑过一场再说,毕竟是来不及等柒巧了,祭祀大会主选手不可更换,助手倒是没有任何明确要求,但是,主选手和助手的磨合也是关键,谁也不会中途无故换下助手,自找没趣,对于一零一班来说实在是无奈之举。
  五元台主会场之中,云荷恭敬施礼,冲南宫语蝶抱拳打了声招呼,“见过南宫姐姐!”毕竟,在云荷随叔叔舟行天游历到皇陵之时,曾受南宫家款待,并幸得南宫家族的举荐,舟行天叔叔才得以带着云荷落脚于皇家学院,承蒙南宫家族的鼎力支持,如今舟行天也算是皇家学院名气不小的导师了。而云荷也因此和南宫语蝶有过一段交集,二人相处甚好,直至五年前云荷突然要离开皇陵,皇义太过关心,冷落了南宫语蝶,这才使二人不欢而散,五年来一直未有联络。
  “哼!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南宫语蝶很生气地说道,四年来,这皇义虽是未跟随云荷来佛门而是留在皇家学院修行,可时不时还会提起云荷,对于南宫语蝶,皇义却并不如以前那么常挂嘴边,这让身为未婚妻的南宫语蝶多少有些不愉快。
  “比试开始——”石喉旁的老人看场内选手到齐,便折断计时香火大声宣布,主会场渐渐安静了下来。
  如果非要说佛门黑马的话,凡是看过云荷大试炼的都会认同这个云荷,若不是放弃排名比赛,她的名次提升至前三并不为奇。故而此刻,佛门众多弟子那是目不转睛,仔细观瞧,会场刹那间静的出奇诡异。云荷紧了紧袍服,运气入门,二人虽未动过手,云荷也从皇义那里耳闻过南宫语蝶的实力。
  南宫语蝶垂下玉手,从华丽的指环空界中抖出一把冒着青烟的青色折扇,轻轻一拨,“啪啪——”声响起,再看那扇子上似是有无数片绿光飞出,在空中忽隐忽现犹如一只只绿色的萤火蝶,煞是美丽迷人,故而——此扇得名“蝶飞”,与南宫语山那把“影落”,本是一套,如今,南宫家族分开传给两兄妹。
  “蝶语之——漫天飞花!”南宫语蝶开启逸仙,首先发招,对于云荷的资料,南宫语蝶也有查阅,四年来在佛门修为也是突飞猛进,根本不能拿四年前的心态对战,倍加谨慎,使出南宫家族的绝学“蝶语”扇法,此扇法侧重修士对气息、气场的精妙控制,其姊妹扇技“残影”则截然不同,注重修士的体能、速度与攻击技巧。
  伴随南宫语蝶的娇喝之声,从蝶飞之中姗姗飞出数千片白色花瓣,又如数千片锋利的细小刀片直扑云荷三人而来,云荷看了看身旁二人,示意他们退后,两元大将过招,胜负直接关系战事走势,故而云荷——轻扭娇躯往前行进几步,拳出如电,速度之快令人屏住呼吸,刹那间便形成一道拳风之墙,呼呼作响,向前推进,“嘭——”地一声巨响,那隐约还看得见拳印的空气波与扑面而来的白色花瓣猛烈相撞,两人纷纷退后好几步。
  南宫雨蝶的两个大汉助手,一个使枪一个使扇子,趁着云荷还未站稳,两人一个健步冲上前来,刚想动手,求蓉和时轮从后面也是飞快地跟了上来,如此三对分居三地,对质打斗开来。
  时轮使得武器是奇异的古铜飞盘,通过对自身气场的控制,可以随意飞绕,出其不意攻击敌手,那使扇子的皇家学院弟子,习得残影扇法,随未入流,可也有模有样,自由闪躲,快速攻击,着实可见实力非凡,二人此番战得饶有兴致。
  求蓉的武器更怪,竟然就是一根黑色的枯木棍子,无法辨识具体为何物,一端缠着一根普通的红色丝带,平时丝带垂下包裹着木棍,背在身后,使用时,将丝带缠绕在一端,便于手握,这武器,皇义他们第一次见到也是稀罕半晌,不知何语开话。
  求蓉是山大父亲外出经商时捡到的一个迷失在集市上的孩子,在整个集市未能帮其找到亲人,后来没办法,看着孩子也是十分可爱,便作主带回,一直留在山野家族,为给这孩子一个名分,还特意将她许配给了有些迟钝的山大,免得被他人欺负,前些日山大父亲去世,求蓉便随山大一起被大伯和三叔送进佛门,并特别让求蓉保护好山大,如有半点闪失,均拿求蓉侍问。求蓉为尽好本分,并报答山大父亲的养育之恩,一直贴心照顾着山大,如今身处陌生的佛门,更是小心翼翼、几乎寸步不离。
  求蓉对战的是那使枪的汉子,但见此人随未通晓“仙人迷踪八卦神枪”,却也耍的一手别样的好枪法,攻守兼备,枪法密集快速,两人此刻也是战在一处,都是新人,只得难分难解。
  另一方云荷与南宫语蝶已经再次十多个回合过去了,南宫语蝶过多使用蝶语扇法,耗损太多气息,如今慢慢有些吃力,而云荷却还一如常态,站在圆形巨石上的裁判如今也是看得清楚,刚想宣布结果,南宫语蝶一招过后,抽身一退扯下脖颈的黑钻项链,忽而气息骤变,猛然间从雏级逸仙修士跳跃到羽级逸仙修士阶层,“蝶语之——千手观音!”蝶飞舞动,漫天忽然刮起飓风,飓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如此拓展,一会儿竟然形成千多条风柱,宛如一只只观音手臂,异常灵活地直奔云荷而去,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包围云荷。
  云荷仔细观瞧一番那数千条正在逼近的旋风手臂,脚尖点地,哈下身形,一个纵云穿梭,如离弦之箭直插云霄,瞬间离地约百丈,留下原立之地一个单脚小洞。
  云荷体术向来诡异,但对于一个刚入侍魂的修士来说,如此纵云还是让万人惊讶,全场纷纷抬头观瞧,云荷从天而降,披风带掌,势如破竹,是佛门的“天来之掌——”,带着一股厚重的气压直逼南宫语蝶。
  “核绪东山,万里长川,乾坤扭转,海天倒置……青木谣之——擎天长啸!”南宫语蝶轻声吟唱,伴随变幻莫测、五颜六色的气场异动,一根粗大幻木直冲青天,划破长空,啸声刺耳,直接对撞上云荷从天而降的殷实掌风,“啪——轰隆——”一声滔天巨响在空中炸开,形成一枚硕大的蘑菇云气波,四散开来,蔓延整个无极道场。
鲜花34朵鸡蛋49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