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19 章 《雾隐桃花源 云荷出战行》登录注册

第 119 章
《雾隐桃花源 云荷出战行》

浏览:469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795  大字 小字 
  柒巧穿过禅房树林,沿着天河支流朝德旺山庄飞奔,还记得这佛门的大地图,主要建筑都是沿着天河与地河水系统建造,佛门任一水道,寻得其源头便可进入主水道,靠近天河或地河,主河道最多十公里左右便有一佛门聚众人多的公共场合,很容易问出来往去处之所在,柒巧便是想着随便先找个人问下,如何去往五元台,刚刚禅房那儿行得匆忙,忘记问那守房老人了。
  佛门如此广阔,就算是李梅和林浩杰多年盘踞佛门,也都没有完全熟悉偌大的佛门各处,特别是禅房和德旺山庄这块,乃丘陵地形为主,小径婉延,小河众多,而且遍布众多雷同的小树林,走在这儿,根本难以分辨方向,也难怪林思思初入佛门在此转悠一夜未果。
  眼前又是一片密林,小河缓缓从古树老根旁滑过,水质清澈见底,偶有些鱼儿正随柒巧沿河戏水往上游着,时不时跳出水面,一阵阵欢腾,经过一个急弯,河道豁然开朗许多,河面隐约有些雾气向上肆意腾起,雾气中隐约看到有个小庄园,只得六丈长宽,实在太小,方方正正的四合院摸样,不太像地图上所说的德旺山庄,倒像是什么人家,如此典雅、精致,偶尔还闪着金光,像宝贝一样。
  柒巧极速奔跑着,经过小庄园正门,那是采用极其珍贵的七彩明石打造而成的门,没有上锁,微开着一条缝,从中露出一个正向外看着柒巧的人影,这门缝看人,根本无法辨识,柒巧只当是普通人家,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抱歉打扰经过此地,便过去了,可又觉得有些不对!
  回头看了看,小庄园门前正是柒巧追寻的小河所过之处,一座古朴的石桥横跨其上,正中书有“忘仙桥”三个小篆字,柒巧正看的入神,也不再想哪里不对了,倒是妄臆着若是自己小住这儿该多好,后依小树林,前有小河、流水、石桥、庭院,如此安逸,真舒服——柒巧不由得停住脚步,闭眼享受一番,再睁开眼,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只是小树林、小河,哪来的方才之境!荒然便是梦一样!
  “那——”柒巧刚想问,又很快止住了,继续赶路,林浩杰和李梅也好久没有休息了,现在比较安全,二人便小憩了,柒巧不想为这莫名其妙的事情打扰他二人,更何况根本无从说起。
  此时,如月和云荷二人已经追踪到了禅房,私下寻觅不得,只发现柒巧留下的缠脸破布,之后由于柒巧故意隐匿了自己的踪迹,如月她们也是只得作罢,但至少知道柒巧还活着,还在佛门中,而且又再次成长了——如月已经多少安心了些。
  “你可发现是否还有其他人跟在柒巧左右?”如月平静地问着云荷。
  “没有——小舟说未曾见过。”云荷一脸愕然。
  “嗯,这就怪了——难道!?”如月猛然间有些惊愕,“走吧——我们先去五元台,今天还有你的比赛呢!说不定柒巧已经去五元台了!”
  “嗯!”云荷望着如月,开始更加谨慎,不再多言,如月难得地微微一笑,对云荷说了一大堆话,再出发时,云荷谨慎异常,低头不再说话。
  虽然这禅房到五元台的距离几乎是众生院到那的三倍距离,可在云兰雄鹰的翅膀之下,那根本不算什么。
  五元台传送金门设在靠近五元台的大西天地界,佛帮馆广场前,一大群一零一班弟子,蜂蛹而出直奔五元台看台区而去,沿路撞着很多来往的弟子和宾客,惹得大家一阵抱怨,顾不了了,皇义冲在前头,陈强彼带着几个师兄分列左右护着后面的弟子群。
  “下一场——佛门十号云荷对战皇家学院五号南宫语蝶!”从五元台传来清晰的赛事预告,皇义听得心都凉了!刚在途中收到皇东禄差人催信,赛事无法再拖了,皇家学院站战人数过半了,如还不出现,即视为云荷弃权了!这才一路风尘仆仆,往这边赶来!
  “完了!”皇义脸色异常难看,没想到做个班长这么苦,这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办成,虽是郁闷难当,可脚步并未停歇,继续前行,这是班长基本的觉悟。
  五元台内,南宫语蝶带着两个助手正在等待,按照赛事规定,赛事预告播完半株香时间,如有一方参赛选手未上场即视为自动弃权,输掉比赛。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整个会场由嘈杂的议论声渐渐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这短时间内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场比赛了,由于三校选手均未见过大差异,加上带助手新规首次匆忙上阵,导致赛事无法控制的快速进行着,这次优等生比试不但比试各自过硬的技法技能,而且首次搀入领导同门弟子和带队能力的考验,这就加剧了各选手的压力,往往一些小细节上的失误,或对手重伤了自己的队友,不幸沦为二对三,都会多少影响选手发挥,致使更快速败北。
  “那云荷到底还是没有出现!”屈矗有些坐不住了,要知道现在整个会场的视线都落在一零一班的地儿,特别是佛门众生院的一群愤青弟子,那眼神毒辣的足足可以杀死十只蚊子了,一零一班的其他弟子纷纷躲在屈矗身后,毕竟这时屈矗可是他们中最有名气的一个——“冷血魔团”之一!
  正在屈矗也有些忍不住的当口,皇义他们一大群人下了石桥飞快地奔跑过来,屈矗大致看了遍,并没有云荷,心情十分不爽,待皇义到跟前,起身揪住皇义怒斥道,“你这班长怎么当的?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人嘛?害我在这里亮相、遭白眼这么长时间!”
  “放手!”皇姬从皇义身后闪到屈矗近旁,铁扇张开指着屈矗的脖颈。
  “叽嗷——”正在一零一班内讧之时,从他们斜对面飞来一只雄鹰,经过会场中间的瞬间,从雄鹰背上纵飞下两人,正是云荷和如月——她们居然刚巧赶上了!
  其实,如月在离开五元台时,就在五元台放置了猫耳灵——一种可通灵闻声传音灵兽,通过它可以像自己留在现场一般,在很远的地方听到现场声音、看到现场的状况,常用于暗影探知敌情之用,当得知轮到云荷出赛之时。
  “云荷,到你出赛了,记得我们的约定!展开你的防护!我们须尽快赶到五元台主会场去,站稳!一会你直接到会场中去,我到看台那给你找助手,记住——祭祀大会上的胜败与你去留绑定着!”如月回头对身后自禅房那儿来,就一直郁闷的云荷说道。
  正说着,通过猫耳灵,听到屈矗和皇义发生口角,也可清楚看到现场,知道一零一班现在在五元台的人数——来了不少人,稍微放心了。
  “啪——轰隆——”如月二人跳下云兰背,云荷轻落会场中,如月好似一枚炮弹重击一零一班看台,巨声响过,烟尘四起,“如月班导!如月班导来了——”一零一班看台上一阵喧哗,临近的几个班级见状一个个挂着脸,很不高兴,心说怎么会有这样胡来的导师,把这好好的看台给跺了个大坑,还波及到我们。
  如月才懒得理睬这些,要知道,如月自小就在佛门长大,而且连众生院都没有进,直接从师父如素那里得到独家真传,且混迹于暗影数十载有余,造就了这种大咧、任性成性的行事风格,她望了望皇义,“我不来,你这个班长就镇不住了吗?”此刻皇义差点没喜极而泣,极力克制着,还是滴落一两滴泪水。
  如月班导被如素带走前,作为班长,如月单独和皇义聊过,并托付他好好管理班级,等着她回来——这一等十多天下去了,期间种种麻烦事折磨的皇义整个人都憔悴了,可谓内忧外患,这个,皇姬最有体会。
  “好啦!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一零一班班长之位非你莫属。”如月难得一见地微笑着拍了拍皇义的肩膀,并未在意一旁尴尬的屈矗,转身扫视了一番四周一零一班弟子,“你们中有资格参加祭祀大会的上前一步站出来,纳新弟子靠右站!我要选两个作云荷助手。”
鲜花31朵鸡蛋27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