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17 章 《柒巧助舟云 脱逃佛侍卫》登录注册

第 117 章
《柒巧助舟云 脱逃佛侍卫》

浏览:476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330  大字 小字 
  舟云以极快的身法继续穿梭在金钟山上,那群佛侍卫也不简单,一直紧随着,根本不好拉开距离,毕竟,这佛侍卫大多是曾经在众生院风光过的弟子,被破格提拔荣升的,无论是功法还是计谋都是上成,非常人可比。
  “十戒水牢之——一戒万物!”正回头观望追赶之人,谋划策略呢,忽然迎面从山下密密麻麻的又直冲而上三十多个佛侍卫,领头的先到,一招水牢拦住舟云去路,舟云见状眉头一皱,撤身往回奔去!这山上也正扑面而下十几个佛侍卫,一路格挡突破,重伤两人,继续突破,以诡异的身法闪转腾挪,如此耽搁的功夫,山下的佛侍卫又再次追赶上来,如今,舟云是腹背受敌,只好紧了紧袍服,站好势,准备硬攻!
  “魔盗,你三番四次闯我佛门藏经阁禁地,是何居心?如是众生院弟子,完全可以通过祭祀大会夺魁,光明正大地来,如此偷偷摸摸真是卑鄙小人!”两群佛侍卫四五十人汇合起来将舟云团团围住,领头的大汉大声呵斥,“还不赶快束手就擒,刀剑无眼!就算你是众生院弟子,也不会手下留情!”
  “哼——说的好听!好东西,你们舍得拿出来吗?尽管来吧!”舟云一个健步对着包围圈相对薄弱的山上二人冲了过去,双方冲撞后激战在一块,其他佛侍卫也是飞速跟上,四五十个大汉围攻着这个瘦骨嶙峋的舟云,刀剑撞击,技法轰隆,一时间这块地儿浓烟四起,灰尘伴着沙石四处飞溅,舟云身手固然了得,可此时遭受如此众人围攻,也只有招架之功,根本无任何还手之际,渐渐处于下风,一个不留神,被领头的大汉一记重拳带着蓝色水气,正击中舟云左肩,划伤左肩,袍服也破了好大一个口子,舟云赶紧腾出单手拉着衣袖遮盖着,那紧接着随后见机出招的其他几人又是乘机一阵乱踢,将舟云从人群中踢飞出来。
  “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小舟,我——来帮你!”柒巧抱着防被他人认出之心,不知从哪捡了块破烂的灰布条,把那原本俊俏的脸儿,缠的紧绷着,十分怪异,只留了两个眼睛——连说话的嘴都缠住了,这会儿说着话一股嗡嗡之声,别说听出来是谁的声音,就是连柒巧说的啥都要猜想半天。
  柒巧不管他人感受,飞身而出,抢在佛侍卫之前在空中接住舟云,环腰抱住,轻落在地,舟云抱着左肩已经准备好冲撞了,这番被救下,回头一看,是那山洞之人——柒巧,不由得放松下来,加上看着柒巧那身装扮——忍不住噗嗤一笑,柒巧自己是没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就连那些个佛侍卫看了也都一个个忍俊不禁,可听来人叫唤和救人之举,知是蒙面人的帮手。
  “大胆弟子!你可知金钟山是一级禁区,禁止弟子踏足的,你不但违反禁令还帮助魔盗,还不赶快迷途知返!”佛侍卫领头的看着柒巧右胸前的徽章喊着话,柒巧的佛门徽章上闪烁着隐约三条金光,这种光只有众生院的佛门弟子才能发出来,一眼即可辨识,知其是佛门弟子,而舟云胸前尽管有徽章可是却隐匿着金光,或者只是假的不会有徽章,故而难以判定。
  “柒巧——师弟,先放我下来——你要抱到几时?”舟云在柒巧的怀抱中满脸通红煞是羞涩,小声说道,柒巧只顾着听那佛侍卫说辞了,加上自己草草缠上的这根破布条,由于时间关系,不但缠上了嘴,还把耳朵也捂住了。
  “你说啥?哦——我先放你下来!你刚刚说啥?”舟云声音太小,像女人一般,柒巧根本没听到。
  被放下的舟云整理了下袍服,一个纵身跳开,整理下袍服,柒巧正纳闷呢,望过去时看到舟云冲自己眨眼比划着,大概是想先这样分开这些佛侍卫,然后伺机逃走。
  “两个都要抓住!一个也别放过!快——”领头的佛侍卫吩咐道。
  如此,一个战场此刻被分裂成两个,柒巧仅依靠刚学不久的柔术,还好可以勉强抵抗来敌,却也是多为阻挡,难以进攻。舟云这边敌手再次降低,趁着大家转移注意力,对着围挡中的一个较弱势的佛侍卫,飞腿踢出,直接踢散了对手的胳膊,那人惨叫一声,险些滚下山去,几个佛侍卫赶紧上前阻拦,这才稳住了已经疼痛昏迷的那个佛侍卫。
  柒巧余光所见,也是有些吃惊,这柔弱师兄不但身法诡异,力道也是如此巨大,与那云荷师姐怕是有得一拼吧!而且——他们,怎么感觉有些神似呀!呸——这个明明是个师兄,我想什么呢?!
  “嗖——”舟云趁着自己这边佛侍卫有些松懈,一个纵身头也不回,先行径直下山而去。
  “别让他跑了——”领头的大喝一声,赶紧追赶上去,柒巧这边的佛侍卫听说那边的魔盗跑了,也顾不上柒巧了,有好几个都撤了下去穷追不舍。
  “那个——山上那个帮凶也不能让他跑了!”领头的又叫道,这下刚朝山下跑去的佛侍卫纷纷停住脚步,也就这么回头踌躇的功夫,再看山下那舟云已经消失不见踪迹,犹豫一会,一部分弟子又向上赶来,想围困柒巧,柒巧也没那么傻,看着佛侍卫乱作一团,得个空,沿着金钟山山体,倾斜着朝众生院旁的禅房所在寺院山林跑去。
  柒巧如今的身法岂非昔日,三晃两晃消失在身后那群佛侍卫的视线之中。
  “柒巧——你太胡来了!明知那弟子是个贼,还帮他!”李梅有些不高兴。
  “李梅导师,我——我觉得他不像是个坏人啊!”柒巧辩解着。
  “这不好说!你刚刚也看到他那残忍一踢了,这种诡异的力道,奇怪的体术,并非佛门所授!”林浩杰也在一旁说道。
  “可是——你们也听到了,佛侍卫他们要杀了小舟啊!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林前辈在藏经阁应该有看过吧?”柒巧还是在辩解。
  “哎!孩子,不是说你救人有错,可是——这有时候,救人不当反而是养虎为患啊!”林浩杰叹着气,柒巧毕竟还是年轻呀,而且一股子莫名其妙多管闲事的劲头,迟早会吃大亏呀!
  “柒巧,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随便暴露自己现在的功法,林前辈指点你的经法、技法都是佛门藏经阁的禁忌之术,如果被他人知晓,你也会像那叫舟云的一样被佛侍卫追杀不休!”李梅厉声强调着。
  “是!谢谢李梅班导——”柒巧很温和地说着,这些天来相处,大家都是木元,一种难得的相依为命之感,让大家走得很近,柒巧知道无论他们二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好。
  “你不用每次都叫我班导,直接叫我——李姐姐就好了!”李梅平和了语气,在柒巧体内,就算柒巧只是想想,李梅和林浩杰都可以很清楚地体会出柒巧的心思。
  而那关于墓族人和柒巧的人类身份等等,柒巧也都是如实相告了,二人虽是惊讶,可也还是爱护有加,并不在乎那些。或许,把柒巧这个木元修士当做是自己家人一般,又或者几天相处被柒巧的单纯和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气质吸引了!
  “这倒不是不能用,柒巧——你可以在佛门找个师父,最好是有进出藏经阁的权利,这样,你使出藏经阁的功法,别人看来也是理所当然,你练的那些禁忌之术,就算是木元修士,也是望尘莫及,别说修炼成功了!怕是看都未曾看过,也不会分辨是否禁忌了。”林浩杰说着。
  “嗯!这么说——正有一人!”李梅忽而也有些兴奋,毕竟,如果不能使用所学功法,柒巧几乎是零,哪来能力应战将来的敌人。
  “李——姐姐,您说的谁呀?”柒巧边疾驰边问着。
  “你的班导——如月!如月师姐是如素师父的得力弟子,她那里有藏经阁的通行令牌,如果你能拜她为师,兴许可以——”李梅接着说着,“不过,师姐她似乎很是排斥收弟子,以前我介绍我班里的弟子给她做徒弟,都被她一口回绝了!”
  “嗯!不管如何,可以试试——”林浩杰鼓舞着,“前面就是禅房了!柒巧——先帮我个忙,我想请你代我去禅房给夫人上柱香!就在前面靠近那棵白桦树的旁边停下。”
  “好的!”柒巧赶紧答道,降下身形,躲在一棵大树后,去掉裹脸的灰色布条,那身后追赶的佛侍卫早被扔的不知何处了。
  禅房这块是寄放佛门逝去弟子信息的地方,凡是参加过佛门测的佛门弟子都会有片梧桐叶记录着弟子的琐碎信息,当这个弟子去世之时,属于他梧桐树叶也会回落大地,有些会随地河流逝,有些会沉入大地,再次肥沃草木。也有些被有心之人捡起,永久免费地寄存在这禅房之所。
  这些寄存的梧桐树叶片,都被镶嵌入明石之中,如化石一般安全存放着,进了那间靠近白桦树的禅房,柒巧从进门的守房老人那里购买了一把香火,恭敬地按照林前辈的指引,在一片水蓝色的叶片前停了下来,从刻着名字的明石上找寻徐晚娘的名字。
  “嗯!是这个,先拿到香火台岸上,拜祭完了再送还原处!”柒巧恭敬地做着,每每这时都会想起人界的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还有四灵姐姐以及那些一起成长玩耍的儿时伙伴,禁不住落下泪水。
  “小伙子,人生如梦,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莫悲、莫哀,顺其自然——节哀吧!”出门时,守房人操着沙哑的声音眯着眼艰难地抬起头安慰着柒巧。
  “谢谢您!”柒巧点头回礼,擦了擦眼泪,走出禅房树林。
鲜花44朵鸡蛋55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