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苍》>>祭祀>>第 113 章 《祭祀如期至 皇义忙忙焦》登录注册

第 113 章
《祭祀如期至 皇义忙忙焦》

浏览:489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1日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294  大字 小字 
  天已放明,一如往常,此时的八月是四年一度里最好的日子,晴空万里,玉阳峰的光也较往日来得明亮的多,这一大早,去往五元台的锁链石桥之上,已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行人,祭祀大会除贵宾席外,还设置有佛门众生院专用坐席区、佛门主侍区、普通观众区等多个专区,除众生院和贵宾区外,其他区域都是免费、随意就坐的,如想占得好位置,固然要早些占位来。除了这些观看区,还有个更高、视角更大的观众区——通天塔。
  通天塔比邻五元台,却与五元台间有数百丈的千丈悬崖隔开,矗立在五元台西北方位,高出五元台百余丈,进入塔中,择一靠近五元台的瞭望台,就坐在有茶水、水果、点心的豪华独立赏武房中,视力好的修士,可以俯视通览整个五元台大小战况——这里大多是佛门及外界一些德高望重的大修士、皇者、王族等贵客观看区,也有些直接托人下个神眼留在此处,而本身可能于千里之外藐视着的,凡夫俗子只得望尘莫及。
  通天塔横面约十亩,高越八百丈,直插云霄之势,立于塔下难望见塔顶,是佛门最大、最高的宝塔,整体建筑风格恢宏大气,塔体四周飞檐雕刻有精细华美的仙人图腾,相传是源自仙界画师子墨之手,而这通天塔即是天神下视佛门、出行西天的天梯!
  通天塔内机关重重,共有两百多层,每层都驻有隐匿高人看护,终年不离塔,罕有人闻其音知其像!再加上佛门规定,通天塔四周方圆十里,除一崖之隔的五元台,均为二级禁区,常人根本难近其身,而今日却有一行十来个老者,周身微微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那是过了生死劫应运而生的护身气场,他们彼此间谈笑风生,声如洪钟,气贯长虹,在那领头如常师尊谦卑的招呼下,大跨步进了通天塔,想必是闲来有心冲这祭祀大会而来。
  眼下再过不到一个时辰,祭祀大会便要正式开始了,从大西天方向皇义带着一零一班一群佛门弟子,追赶着前面一大队皇家学院人群——正是参加优等生大比试的选手和助攻帮手,领队的正是皇东禄。
  “师伯!师伯——”皇义边跑边喊。
  “原来是皇义呀!有什么事吗?”皇东禄闻声停下脚步,回头看是皇义,便微笑问道。
  “师伯——这第一场比赛,想请师伯申请延后一些?”皇义赶了上来,忙活一上午有些喘气。
  “这是为何?”皇东禄一脸茫然,回头看了看皇家学院人群中的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弟子,忽而又觉得好笑,“你是担心你的未婚妻——蝶儿小姐?”
  正说着话,那女弟子也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躯,两条可爱的马尾辫子,俏皮地一上一下左右晃动着,透过人群探头正往这边观瞧着,“是他——”女弟子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可很快又生气起来,嘴里嘟囔着好些怨言,一狠心撇过头,装作没看见一样,依偎在身旁一样貌有些许相仿的男子身旁。
  “不——不是!和南宫语蝶对战的是我和您提过的云荷妹妹,可——到现在还没找到她人呢!想请师伯先帮忙——”皇义还没说完,南宫语蝶听得有些生气,刚想还上几句,此时身旁的那男弟子,纵身上前,一把揪住皇义衣襟,厉声喝道,“你一口一个云荷妹妹的!烦不烦!别忘了——蝶儿可是你未婚妻,你至少也得体谅一下她的感受吧!”
  “南宫师兄——语山大哥!我——我现在是——班长,这事——我不能不管呀!我也没想到是她们俩对战,我——”皇义还想解释,南宫语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二哥!别理他,我们走吧!等着我好好教训你那云荷小妖精吧!”
  “哼——”南宫语山很是生气地转身随南宫语蝶进了人群,大家继续前进,皇东禄看了看远去的人群,转头对皇义说,“你说你这孩子!不好好在皇家学院呆着,反倒入佛门!你和你陈师兄不同,他——你这是叛徒行为呀!你也瞧见啦!若不是大家念及你的身份,早就大肆羞辱你一番了!哎——”
  “我已经习惯了,要说喜欢,我还是喜欢现在这种状态——不说这个!师伯,求求您务必帮我下,我们班就指望这次祭祀大会借云荷妹妹打出名堂呢!”皇义肯切说着。
  这找了半天没见云荷踪迹,皇义他们讨论之下只好想着推迟比赛,来为云荷参赛赢取时间,期望云荷没忘了今天这么重要的祭祀大会,早些出现。
  “好啦!我试试看吧!我这也要走了——你自己要多照顾好自己呀!”皇东禄望着眼前这个小伙,连连叹息,摇摇头跟上了皇家学院的人群。
  皇义自小十分聪慧,而且刻苦好学,在皇家学院一直都是同龄人的榜样,只可惜在他十二轮的那年,测知其元属竟然是土元素——五元中最差的,也是皇家家族中唯一一个土元属的,一夜间身价跌至谷底,自那时便褪去身上所有光环,连他自己也颓废良久,修行进展上也较他人无异,甚至更差。
  皇义和南宫语蝶自幼定亲,如今南宫语蝶虽是小皇义八轮之多,可修为却高于皇义,加上其木元属,在皇家学院的名声已远远超出皇义,这之前,南宫语蝶一直念叨着皇义、整日缠着皇义,可皇义颓废后,再加上南宫语蝶自己的崛起,终日身边围满爱慕之人,罕有时间围绕皇义,皇义自然也是识趣,这么着两人便渐渐疏远如同路人。
  “师伯,皇义师兄怎会那么想留在佛门修行?”皇家学院一行人中一个年纪较小的选手恭敬地问着皇东禄。
  “他呀!哎——元朝,你还小,不会懂的,等回去了,你直接问你师父去,我可不便说什么。”皇东禄笑了笑,看着这个小家伙,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脑袋,“先专心比赛吧,为我们皇家学院拿下这届大比试冠军!”
  “嗯!一定——”元朝使劲地点点头,一旁其他几个比他年纪稍大的选手也过来给他打气。
  各校的选手材料与出场次序,早些天就已经发放到位了,这祭祀大会的优等生大比试,规则也是很简单,三局两胜地往上晋级,如若三局均胜还可直接跳级进入半决赛,直至按此法留下三组进入大比试的决赛。这样算来只要选手不连败,每个选手将都有三场比试,对战胜的一方继续对战下一人,连赢两场即为出线,通过六天的筛选,只有三名选手有资格携带助手参加第七天的决赛,并进行最后的角逐,产生新一度新人王。
鲜花37朵鸡蛋42个